成刚法师:般若法雨(上成下刚法师法语)-狮子吼净土专修网_手机站
成刚法师:般若法雨(上成下刚法师法语)点击量:加载中...2021-04-10 15:08
共集
正反排序

视频播放


    诚敬通自性 至诚感通 欢迎访问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手机版

    轮回路险 无常迅速 老实念佛 莫换题目

    共集
    正反排序

    音频播放


      诚敬通自性 至诚感通 欢迎访问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手机版

      轮回路险 无常迅速 老实念佛 莫换题目

      共集
      正反排序

      在线下载

        诚敬通自性 至诚感通 欢迎访问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手机版

        轮回路险 无常迅速 老实念佛 莫换题目


        般若法雨刚法师法语般若法雨再版序

        长春般若寺方丈释成刚法师,系天台宗近代大德澍公长老的接法弟子。自一九八三年住持长春般若寺以来,除恢复道场,安处徒众,尤注重于弘扬佛法,普度众生,并于一九九二年四月创建般若讲堂。几年来,先后给大家讲了《心经》、《金刚经》、《大佛顶首楞严经》、《佛说八大人觉经》、《佛遗教经》、《佛说四十二章经》、《沩山大圆禅师警策》、《大乘起信论》等,阐述大乘教理,令大家悟明实相,通达一心,诚为稀有。多年来成刚法师在修学佛法的实践中,颇有所悟,并随时记录,集而成册,名般若法雨。在此,成刚法师以准确、有力、通俗的语言,着重地谈了自己对心的认识和降伏其心的方便办法。有其独到之处,诚为同参密藏,开佛知见之指南。今此书再版印行,令一切有情,同沾法益,是以为序。

        佛历二五五二年七月十五日

        长春般若寺讲堂


        菩 提 篇

        南无本师释迦摩尼佛

        为了提携法界众生出离苦轮,我誓修无上觉道。执持实相印,引证一切法。究竟得坚固,金刚而不坏。假使热铁轮,在于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所发愿。

        学法沙门释成刚敬启

        一九九四年二月八日



        赞佛偈

        释迦牟尼大救星,

        降临火宅福众生。

        甘露法雨纷纷下,

        皆得清凉离烧薰。

        ※※

        阿弥陀佛大慈父,

        慈悲喜舍悉普度。

        尽于未来无休息,

        接引众生生净土。

        ※※

        药师如来大医王,

        十二宏愿普宣扬。

        十方众生闻其名,

        众病皆除永安康。

        ※※

        弥勒尊佛大恩人,

        龙华三会救迷津。

        释迦法中结缘众,

        度尽无余宏愿深。

        ※※

        十方诸佛大导师,

        无边苦海导痴迷。

        咸令众生登彼岸,

        永离沉溺出深渊。


        学法沙门释成刚敬赞

        佛历二五四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一九九九年一月十四日



        1、浊世的苦海茫茫,横无际涯,众生轮回六道,人身难得,若不早趁人身在,发奋念佛,努力修持,至于善事,求得往生,则死后与朽木不异。我今幸仗佛力护引,而得遇佛法,此良机得遇之难,诚如地狱门历劫关闭,今被佛打开,我走出狱门而得见光明。我受佛这无由之大恩如何报答?众生每日因饥渴而顿踣者不计其数,因罪或无罪利刀进腑、烈弹进脑、血溅冲天者不计其数……。呜呼!众生每生活一刻真难似大海捞针,所受之苦实不亚于黄连。然则诸佛至爱者众生,故为了使众生速脱苦难,进入极乐,我可以抛弃一切,乃至我的生命,就是粉身碎骨,也一定做到矢志不渝。

        2、我于旷劫里轮回六道生死,此乃恶业所致也。轮回中死去生来,漂泊在渺茫无际的浊世和阴府,或人、或畜、或鬼……,盖随时去而变者,我身也,诚悲夫可畏哉!为谋生求食,贪著妄欲,而辗转反侧,受尽千难万苦,惊吓动魄。或损众、或益众、或恶死、或善生,然则善恶抵消后,是导致了灵魂罪过,还是培植了善根?犹未能测。往昔已去,多虑何益?唯取昔善以挥弘;弃昔恶以足戒,以此洗涤身心罪垢,为解脱解下第一道绳索。截至此时起,我要甘伏投诚归命于佛,愿佛力拯济。

        3、信仰是我生之留恋的基础;是我活着的目的;也是我实现理想和抱负的保证。若是失掉了它,我虽生犹死,毫无意义,所以我决不能用简单、低级、琐碎的欲望,来填补自己精神上的空虚,而要把贱骨头、邪骨头、软骨头,从我的整个躯体中摘掉、剔除,更换上做人的骨质和注贮上丈夫的骨髓,为度脱众生,完成佛所赋予的使命,而贡献我的一切。我誓志出家,达佛深理,操起佛业,以绍隆三宝,使*轮常转,普度群黎,别无他志,命从誓言。

        4、佛子舍身归三宝,归依三宝成佛道;佛子舍身度众生,度尽众生解佛忧;佛子舍身奉释迦,诚奉释迦酬佛祖。

        5、佛令我往生佛国,我要于佛国供养佛;佛令我生居浊世,我要于浊世供养佛;佛令我下无间,我要于无间供养佛。日可令冷,月可令热,佛子奉佛不可令异。众生之苦有已时,佛之忧虑有已时,佛子奉佛无已时。

        6、佛所教者,是为佛子所行者。佛未教者,非佛子所行者。是佛之道,佛子就是死,坚决也要走。一步要走,半步也要走;非佛之道,佛子就是死,坚决也不走,一步不走,半步也不走。

        7、众生即是我,我即是众生,众生与我一体,我与众生不二,众生之苦即是佛子之苦也。众生若不得出苦,佛子终无出苦之日。众生皆得出苦轮,佛子甘愿受凌迟。自今以去,佛子每发一念,必济众生,决不为我设一计。

        8、佛子誓断一切恶,一恶不留;佛子誓修一切善,一善不舍;佛子誓度一切众,一众不弃;佛子决不负佛,佛子决不以心损道,佛子决不于热闹场中忘却来路。9、戒律乃佛教之根本;戒律乃善法之母体;戒律乃众生之九莲,故我要重戒如佛,以戒为命。有戒则有我,戒无我就除,誓与戒共存,同戒俱烈。我宁愿头足异处,誓不违佛一戒;宁愿就赴汤镬,誓不违佛一戒;宁愿剁掉四肢,誓不违佛一戒。

        10、我身乃三毒之巢穴,为祸贼所隐匿,其据此常窥机而戳善,纵烦恼以就恶。故美德之所失,罪薮之所成,咸出于身。向使无身,何而有此?故人之大害者身也。然则我身无异粪土,而唯有秽气,爱身之道,故为是乎!呜呼!我身,诚应舍罪恶之物,无由惜也。故余者众欲我生,则我借身以行道;众欲我夭,则我诛身以鞭尸,除此无别思也。

        11、众生所以骂我,是因为有我这个罪孽之身在,若没有我这个罪孽之身在,众生欲骂我,亦是难于上青天,所以众生骂我,是我的罪过。众生所以打我,是因为有我这个罪孽之身在,若没有我这个罪孽之身在,众生欲打我,亦是难于上青天,所以众生打我,是我的罪过。众生所以杀我,是因为有我这个罪孽之身在,若没有我这个罪孽之身在,众生欲杀我,亦是难于上青天,所以众生杀我,是我的罪过。若有众生骂我,我给他念一声佛,使他种一句佛名之因,我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个众生代我消了罪。若有众生打我,我给他念二声佛,使他种二句佛名之因,我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个众生代我消了罪。若有众生杀我,我给他念三声佛,使他种三句佛名之因,我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这个众生代我消了罪。所以从今以去,我这个罪恶的身体,谁愿意骂谁就骂,谁愿意打谁就打,谁愿意杀谁就杀,我若说一个不字,即是背离佛道,即是失佛妙旨,即是犯佛戒法,如是我便无由会佛大道。

        12、佛在《首楞严经》里,向阿难及法会大众明确地开示,众生现前这一念生灭心即是生死的妄本,所以佛在本经七番破妄,是破之又破,直至无破可破,是妄心破尽。同时佛在《首楞严经》里,又向阿难及法会大众明确地开示,众生的眼根见性即是菩提的真本,所以佛在本经十番显真,是显之又显,直至无显可显,是真心显了。如是妄心破尽,真心显了,是妄灭真无,山穷水尽,生死无路,唯当下住足,将心歇去,大事毕矣。道路已明,所以不能趣者,犹是宿业牵缠。然一切事,焉能相代?成之与否,在于己之决了,谁能阻我了?谁能阻我不了?撒手而去,是阶无上之妙梯也,我当如是学。

        13、心所到处,处即现前。处若现前,被处所逼。心无所到,十方不有。

        14、欲识罪业相,所见无不是,此皆地狱苦,令我心胆寒。奈何世间心,而不彻底死?驱我无上尊,枉受生死轮。

        15、现前的这一念生灭心,即是生死的妄本,一切生死、罪恶和痛苦,皆依他而得建立,所以他是生死的体、罪恶的体、痛苦的体。若离开现前这一念生灭心,则一切生死、罪恶和痛苦即无所依据,云消雾散。是知,现前这一念生灭心是第一恶,是最恶,是极恶。然而现前这一念生灭心,所以能数数生起,是因为无始劫来,于六根中熏习和积聚了积重难返的贪嗔痴等生死虚习。习气成暴流,所以在这种习惯势力的作用下,现前的这一念生灭心,遇缘才得以数数发起现行,自劫家宝,致令穷子逃逝,流浪三界。今蒙大觉世尊的开示,得以返迷为悟,不再认贼为子。然知贼即不冤,当擒拿归案,令于利剑滴血斑。

        16、举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

        17、心是万恶之源。

        18、除诸法实相,皆是魔罗网。

        19、分别忆想,即是魔罗网。不动不分别,是则为法印。

        20、分别什么都是恶,分别善恶亦是恶,但不分别无有恶(分别即不净,不净即垢故)。

        21、这一念心怎么生,怎么不好。这一念心生得再好,也不如不生。这一念心生起,即是弄巧成拙。

        22、对于现前的这一念生灭心,要冷湫湫地歇去,无所顾忌地歇去,毫不留情地歇去。

        23、于什么上起心,则被什么所缚;于什么上不起心,则什么也不能缚。

        24、若攀缘一法,则如鱼游网,是自投死门。何谓攀缘?对顺境作好想,起贪著;对逆境作坏想,起嗔恨,皆是攀缘。若能对境无心,了达本空,不取不舍,则无攀缘,如是乃可清净自活。

        25、攀缘则心动,心动则不安,不安则烦恼,烦恼则痛苦。此之所致,不从天降,不由地长,亦非人与,所谓自作孽还自受也。

        26、三祖僧粲云:“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又云:“违顺相争,是为心病。止动归止,止更弥动。一心不生,万法无咎”。

        27、见非真心,真心不见,若离分别,自然显现。

        28、世间出世间,什么最好?什么最坏?曰:“不生心最好,生心最坏”。什么最苦?什么最乐?曰:“生心最苦,不生心最乐”。什么最善?什么最恶?曰:“不生心最善,生心最恶”。

        29、心里所以不能畅通无阻,都是一念妄想执著在障碍。若能识破妄想,放下执著,心里即得坦然。

        30、心安实相,贵在当事歇心,当念歇心,当下歇心。如是当事灭恶,当念灭恶,当下灭恶,则一切生死、罪业、痛苦,皆不得成就,是为最善。

        31、歇心要猛地歇去,直下歇去,断然歇去,切莫留情,不可寻思。

        32、一切法皆好,不与一切法作对,一切法皆是善友。

        33、法本无有,亦不可说,岂有生灭?对于此理,忍可于心,不动不摇,则妄念不起也。

        34、若用众生的肉眼看世间与出世间,皆为实有,是我与我之所在。若以佛的慧眼看世间与出世间,根本就不存在,犹如十方空,本来无所有。

        35、对于五浊恶世的一切事物,若有一念放不下,亦透脱不出这个生死罗网。

        36、借佛智慧眼,回头观世间,犹如虚空华,本来无所有。是故佛子不求善,不求不善;不求恶,不求不恶;不求逆,不求不逆;不求顺,不求不顺;不求罪,不求不罪;不求福,不求不福。佛子一切无所求,是故心坦然,以此回法界,是以报四恩。

        37、我要把自己从狭隘、自私、愚昧当中解放出来。把全部身心贡献给众生,生要为众生而生,死要为众生而死,是为不负我佛之教。

        38、狂心不歇,总是徒然。

        39、识心达本,解无为法,名为沙门。了达心外无法,名识心,故不著法求;了达心性不实,名达本,故不著心求。如是外不著法求,内不著心求,是一切无所求。一切无所求,是故得清净,清净即无为,故说为沙门。

        40、三世诸佛所共证的本觉妙心,即众生的本来心,离一切尘缘之相,也没有自相可得。若能悟此者,即可亲见本来佛。

        41、悟心即休,更无他术。

        42、众生都是佛,我皆当恭敬。

        43、起心灭心,皆归迷闷。是知,此心不可用,用即成祸害。

        44、信心,谓心与理冥,决了无疑。妙信纯真,恒住中道。经云:“妙信常住,一切妄想,灭尽无余”。

        45、清净心佛,唤作一物即不中,修证即不无,染污即不得。

        46、若有一法在我的心里通不过,这说明生死的怨贼还占据我的心地。贼不得除,我终将死于非命,故我当以慧照现前,方便遣除之。

        47、若起一念,我心即为一切境界所坏。若不起一念,则我心如虚空,是一切境界所不能坏也。是知,唯有于一切境界上都不起心,方能逃脱生死、罪业、痛苦之怨贼对我的劫杀,而出离分段与变易两种生死,保护法身慧命,不受到伤害,否则当下即作地狱囚也。

        48、于一切法上都不建立妄想,则一切法即究竟坚固,一切法即不为一切妄想所坏,心即不为一切法所乱,如是内外皆寂,心境一如,是为妙契首楞严定。

        49、心迷惑、染污即是众生;心觉悟、净化即是佛。

        50、若起一念即是趣向生死。如同人之走路,方向错了,是徒奔遥远,而自取疲劳也。又如夜间自开房门,则贼得其便,乘虚而入,作乱危害,是无有穷尽也。若不起一念,即是趣向菩提,亦如同人之走路,方向对了,自可到达目的,而满所愿也。又如夜间房门关闭,则贼不得其便,虽欲作乱危害,亦无间可乘也,如是则可确保无虞,而安全无恙也。是知为道无他,但不起一念足矣,千万莫问其他,若再问其他,即是上魔之当,中贼之计,受其危害,不可挽救也。是故钢刀插入心,亦不动一念,如是安法忍,不负为佛子。

        51、现在我心所信的是佛之实相正理,所行的是佛之菩提正道,所以我决不能被虚妄事缘所唆发的生死习气所动摇、所屈服,而损害我心所信的佛之实相正理,而离开我所行的佛之菩提正道。相反地,我要从中再一次地提高认识,坚固信心,于我心所信的佛之实相正理,及我所行的佛之菩提正道上,只能前进,而决不能后退。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52、佛说离一切相,即名诸佛。是知,修行就在于离一切相,若不能离一切相,即非修行。所谓离一切相,即是心体离念之谓也。

        53、经云:“诸法无性,真用莫疑,疑即成罪,何以故?罪因疑所生”。

        54、一比丘夜踏瓜皮,谓杀虾蟆,死入恶道故。

        55、三毒之中,贪欲最毒。而诸衰之内,女色最衰,故遭之者,莫不丧法身而伤慧命,沦生死而受轮回。火来须避,此之谓也。

        56、何谓极乐?清净心是。何谓地狱?染污心是。

        57、现前这一念生灭心,无论是善的,是恶的,还是不善不恶的,只要他一生起,即遮挡自性,使心地阴暗,所以他是生死的怨贼。就是他把众生长劫留在三界六道,拖着这块沉重的罪累,被生老病死所逼迫,苦不堪言。这个生灭心可把众生坑苦了,所以必须降伏之。

        58、无论什么境界现前,妄想习气再顽固、再发作、再痛苦、再难忍,我也决不能随顺妄缘,就此罢休,败退下来。一定要反其道而行之,直至把它拖垮,甩到后边,自行灭去。

        59、佛告阿难,此非汝心,乃是前尘虚妄相想,惑汝真性,由汝无始,认贼为子,失汝元常,故受轮转。是知,现前这一念生灭心,乃生死的根本。就是他起惑造业,把众生送进三界六道这个无边的大监狱,叫苦连天,所以现前这一念生灭心,不歇下来绝对不行,是非歇不可。

        60、无论什么境界现前,我都要全部收下,如大海接纳众流,全是一味,而作归宿。

        61、我的心是空的,外面的一切境界也是空的,所以当外面的一切境界现前的时候,也是以空对空,是空空相会,一空无二空,谁障碍谁呢?了达此理,自然通达而无碍也。

        62、若能心安实相,虽临命终时,过生死关,亦如风行虚空,了无障碍。

        63、《起信论》云:“不觉念起,见诸境界,故说无明,乃至具有过恒河沙等妄染之义。对此义故,心性无动,即有过恒河沙等诸净功德相义示现”。

        64、《大智度论》云:种种取相,皆为虚妄,如玻璃珠,随前现色,自无定色。诸法亦如是,无有定相,随心而异。

        65、坚决不立知见,一定不立知见,彻底不立知见,永远不立知见。以一切知见皆由生灭心作得,生灭心悉是生死的妄本,故不立之。

        66、垢法说净,见法实相故。净法说垢,贪著净相故。

        67、经云:“不可解者即般若。般若非可解,非不可解”。槃山和尚云:“向上一路,千圣不传,学者劳形,如猿捉月”。庞居士云:“学行非真道,徒劳形与躯。千生寻水月,终是枉功夫”。

        68、举心即错,动念即乖。

        69、平常心是道。什么是平常心呢?心里无事即是平常心。

        70、我要以实相之理法力,彻底地摧毁世间之分段与出世间之变易这两种生死,以结束无始劫来的颠倒惑乱。

        71、无事要心安实相,以防恶起。有事更要心安实相,以令恶不生,如是则息灭恶源也。

        72、佛说:诸行无常,法无定相。是日已过,命亦随减。今天虽在,明日难保,道业未成,色身先坏,不免轮回,故当勤精进,慎勿放逸。我要把全部身心都用在修道上,借有限之生命,悟无量之妙法,以观人生究竟。决不能让贪嗔痴等生死怨贼,再占据我的身心,广行杀戮,危害无穷。

        73、但有一念起时,不管是善是恶,当下瞥过,切莫与之作对。谛信心中本无此事,不得思前算后,绝不得怯弱。但得真心正念,挺身向前,自然巍巍堂堂,不被此等妄想缠绕,如脱鞴之鹰,自得远走高飞也。

        74、所谓修行,但于善恶、逆顺、罪福等一切境界上不生心,切莫寻思再有拟议。

        75、无论什么境界现前,若稍有顾忌,则如同黑暗夜,即被贼所乘,若坦然无拘,则如光天化日之下,贼即无踪影。所谓生心,大小二鬼即有摸索处,不生心,阎罗老子拘不得。

        76、我所以浊恶、染污、颠倒、障碍、迷闷,皆由现前这一念心使作。是知,现前这一念心若得歇灭,则一切生死惑乱皆云消雾散也。

        77、心外无法,故外不住法;心性不实,故内不住心。如是外不住法,内不住心,是心无所住。心无所住,则直契自性,即可面见本来之佛。唯此一法,最为亲切,最为殊妙,胜超一切。所谓众生本来是佛,十方世界亦无比者此也。我当为此舍身舍命,无所顾忌,忘我趋入,亲证实到,了却旷劫大事。

        78、心者何也?染有以生。受者何也?苦乐是行。至人冥真体寂,空虚其怀,虽复万法并照,而心未尝有。苦乐是径,而未尝受,物我永寂,岂心受之可得?

        79、境随业识转,是故说唯心。

        80、心里若有障碍,即是妄想在作乱,没有得到降伏。怎样降伏?若了达妄想本空,不执著、不分别,面对妄想一念不生,即得超越障碍也。反之,则妄想加妄想,障碍重重,是无路可走也。

        81、心里若有障碍,如路遇刀山火海。面对障碍,若生起一念,则不免刀山火海之苦也。若一念不生,即得超越,则化刀山火海为坦途也。

        82、智境豁然,名为佛国。心迹才现,果报难逃。

        83、宁神泯是非,现身安乐国。

        84、境自虚不须畏,终朝照瞩元无对。

        85、经云:“宁作心师,不师于心”。

        86、若有一万个众生,对其中九千九百九十九个众生都能发慈悲心,只对其中的一个众生产生嗔恨,亦是阴私不除,举天黑暗,以举一念即是法界全体故。是故佛子发心学佛,当慈悲于一切,视法界众生,如我一人,无有异也。

        87、一切法无我,我尚不有,更无我所。

        88、女人之见财,犹贪蝇之见血无不吮;女人之见好,犹饿狼之见肉无不食;女人之毒烈,犹黑蛇之吐水无不害;女人之不轨,犹窜匪肆纵横无不扰。呜呼!女人即如此劣陋,而其为祟所以效者,是因其亦具有鬼之三技:一迷,二遮,三吓。一迷,谓饰粉状,弄色情,迷惑人;二遮,谓说花言,道巧语,遮挡人;三吓,谓发狠心,动辣手,陷害人。待三技施毕,则愚夫休矣。故女人杀人不用刀,可致人头足异处,血流满地;盗人不用劫,可致人倾家荡产,流离失所;纵火不用柴,可致人功德烧尽,法财焚灰。乃至使人轮回六道,堕落三途,下至无间。呜呼!女人之恶,诚居宇宙间之首者,而有生之类无不为其祸也。佛说要远离女人,是知,远离女人即是第一之善法,即是第一之清净,即是第一之安稳,言不虚也。我当依教奉行。

        89、佛说:“十方世界有女人处,即有地狱”。“慎勿视女色,亦莫共言语”。“慎勿与色会,色会即祸生”。“夫为道者,如被干草,火来须避。道人见欲,必当远之”。

        90、言视毒箭伤,近女履锋刃,身手触斩砍,受物捧刀轮,入家堕火宅,偕行迎风炬,同坐处深井,来书报死刑,思想心狂乱,如是堕三途。阎浮有毒树,触树见树形,嗅香闻树声,听名见画影,闻谈说拟议,悉中毒身死。

        91、我要无有挂碍,无有恐怖,满心欢喜地为佛法舍身舍命,无有二念。

        92、有一法不能舍,也出离不了生死。

        93、世间与出世间的一切事物,皆是以理成事。比如世间的汽车,首先必须通达汽车的原理,然后才能依理进行设计,把汽车造出来,若不通达汽车的原理,就是儭座金山,也造不出来汽车,所以是以理造车。同样的道理,出世间也是这样,因为悟明了本觉妙心的实相之理,依理进行修证,所以使三世诸佛得成无上觉道。若不通达本觉妙心的实相之理,三世诸佛亦不得成就,所以也是以理成佛。理法力不可思议者如是,愿闻者深思焉。

        94、《思益经》云:“住正道者,不分别是邪是正”。

        95、我要不憎、不爱、不痴、不忧、不怖、不疑。

        96、我要心安实相,不立对待。

        97、《大智度论》云:有念是魔业,无念是法印。

        98、生心即妄,不生即佛。

        99、佛子为道,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我的心都不能急躁,而要缓和,缓和,再缓和,稳住心神,令其不乱。

        100、规矩是大众利益之所在,法不行无以立。没有规矩,则一切就会陷入混乱之中,势必造成不可弥补的损失和危害,所以一切都要循规蹈矩,然后才能成方成圆。

        101、《思益经》云:“以心分别诸法,皆邪。不以心分别诸法,皆正”。

        102、今后之忏悔,要采取实相忏,即心观实相,罪即得灭也。

        103、所谓妄想执著,即指分别而言。所谓分别,即指于一切法上起对待——是非、憎爱、取舍……。妄本无体,执之成有。若离分别,则一切浊恶、染污、障碍、颠倒、迷闷,皆云消雾散,即得清净。

        104、一切法皆以实相为体,实相散在诸法,能使诸法平等,超越对待。

        105、心里有事,即是浊恶、染污、障碍、颠倒、迷闷,是故心里有事即有罪,有罪即有生死,有生死即有痛苦。祖师云:“平常心是道”。所谓平常心,即指心里无事,心里若无事,即清净本然,切莫他寻。

        106、何谓解脱?我法俱空。我空,则不见有能造业之人;法空,则不见有受果之处。只为妄执我法而造业,不出心境而受殃。但心境俱亡,即当处解脱。如不动一心,万缘俱寂。则见闻觉知分别之病全消,根本生死之灾,俱生我执永绝。

        107、《起信论》云:一切心识相,即是无明相。

        108、众生所具的本来心,起念即失,不容计较。

        109、现前的这一念生灭心,若不歇下来,则障碍重重。如能歇下来,则处处皆通。

        110、若了达一切法无我,无我令谁生?生即不有,不有令谁死?是知生死虚妄,如同虚空华,本来无所有。

        111、若有一法,在我心里通不过,我即是委曲佛法,对本师释迦牟尼佛的教诫,未能依教奉行。

        112、一切境界,皆是妄想变现。离却妄想,了无所有。

        113、若不能万缘放下,心安实相,心波不能息,识浪不能平,生死不能断。

        114、妄心一动,浪窜十方。一法不平,万法纷纭。

        115、对于世间的一切,若有一法放不下,也出离不了世间。必须把世间的一切全部放下,方可不回世间酬还宿债。

        116、对境无心莫问禅。

        117、于外不染为禅,内心不动为定,故名禅定。

        118、天然本定,不假修成。凡不兼万有,独制一心者,皆非为圆。凡不即性,而别取功夫者,皆非为妙。

        119、五阴、六入、十二处、十八界、七大,一一皆是如来藏妙真如性。所谓尽十方世界,唯是一心,更无他法者是也。

        120、千念万念,犹如乱线,没有头绪。若以实相贯穿,即可得到理顺而通达一心也。

        121、若了达障碍,即是通达,是为得见法性,真解实相义。

        122、当念不分别,法法皆实相。

        123、经云:“诸业不造,自然成道”。又云:“有求皆苦,不求即乐”。

        124、如理作意,法随法行。

        125、我心里所想的,口里所说的,身体所造作的,当体即是真空实相,不容思拟、措置、憎爱、取舍,如我头已断,浊命不能再活。

        126、一切法皆是实相,都是平等的,是因为一念妄想在中间发挥了作用,所以才显出了诸法的差别相。若离开这一念妄想,则是法界大同。

        127、因为松树长在高山上,经历了风吹雨打,日晒变化,所以长得更加挺直茁壮。佛子为道也是这样,是因为经历了世间的一切善恶、逆顺、罪福等境界的磨练,而道心更加坚定,不动不摇。佛说一切法皆是佛法,言不虚也。是知一切法,皆是我的成道处,我应当珍重。

        128、佛子于浊世行道,亦如步履钢丝,稍有偏重,即会跌落。所以我一定要心安实相,掌握重心,度过险道。

        129、在风平浪静的时候,我要心安实相,以防不虞。在急风暴雨到来之际,我更要心安实相,以过生死牢关。坦途由是而就,彼岸不期自至。

        130、内乱外患相来逼恼之际,正是金要出矿之时,机遇难会,即在此刻,我当心安实相,聚以三昧之火,猛然烧之,如鍠出于器,直至获金而后已,即可得大富贵。

        131、我在学佛的道路上,若被一法折回来,就会败道丧身,一切破灭,所以我一定要心安实相,虽遇刀山火海,亦要有进无退。

        132、我在与生死恶魔的整个战斗中,若有一仗败了,就会全军覆灭,如石沉海底,永无浮升之日,所以这就决定了我在这场战斗中,只能胜利,不能失败。

        133、无论什么境界现前,我若起了妄想,当下心安实相,觉即拉倒,决不纠缠,如石断裂,终不复合。

        134、对于生死大事,要早为计议,从快成办,切莫拖拉,乃至忘怀。

        135、我要大死一场,把世间的一切善恶、逆顺、罪福,乃至世界、身心、浊命,……,这些世间心,统统死掉。没有大死,就没有大活,所以非死不可。

        136、无论什么境界现前,只要我心安实相,就会了无障碍,如车水马龙,行于大街,畅通无阻。

        137、无始劫来,我所以轮回生死,不得出离,皆坐心不端、意不正。今后我要以心安实相来端正之。

        138、我活着的时候,就要把妄心、色身浊命,彻底地死掉,以免现在费事,临终麻烦。

        139、一切法,客观上根本就不存在。我要对客观上根本就不存在的一切法,思拟、措置、憎爱、取舍,我即是自行葬送法身慧命,所以对于一切法,我要不取于相,如如不动。

        140、对于一切法,我活着的时候若不能心安实相,畅通无阻,得大自在,死了以后,一定是神识溃乱,障碍重重,苦不堪言,所以我决不能寄希望于死后,而要成办于现实。

        141、所谓实相,即三轮体空义,能空所空,并空亦空。能空之心是空的,所空之境是空的,并空之智亦是空的,譬如有人自断其首,首已断故,无能断者。

        142、只有心安实相,才能彻底地灭恶生善,脱罪出苦。

        143、佛说:是法平等,无有高下。言不虚也。就是我们最至爱的身心与外面的草木,都是平等的,无二无别的。我们的身心,并不比外面的草木高贵,外面的草木也并不比我们的身心低贱。为什么呢?我们的身心是空的、无我的、不可得的;外面的草木也是空的、无我的、不可得的。然而一空无二空,一无我无二无我,一不可得无二不可得。那么我们的身心与外面的草木有什么不平等的呢?是知,我们的身心与外面的草木本来平等,无二无别。以此类知,十方世界无不皆然。这就是事情的本来面目,法界的真谛,宇宙的奥妙。于此透过者,方可逍遥法外,得大自在,作出世大雄。

        144、自今以去,只能使众生欢喜生善,不能令众生嗔恨造恶。

        145、若失却正念,魔即乘虚而入。是故要时刻提起正念,令其常现前。

        146、佛说:不起一心,有大功德。是知,令我起心者,皆是生死处,所以我应法镜高悬,当面照破,切莫前往,自入险道,为贼所劫。

        147、此心不可用,用即成祸害,切莫用此心,亦如惜水人,善修于池塘,勿使得遗漏。

        148、农民种地为吃饭;工人做工为穿衣;做官治国为安民;商人交易为富饶。若农民种不好地;工人做不好工;做官治不好国;商人交不好易,皆是不务正业。同样的道理,佛子修道为治心。佛子若不把道修好,更是不务正业。佛说一切法,为治一切心,若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是知,把心治好,是世间与出世间的第一大事。是故,我当禀佛之教,好自为之。

        149、生死由心想生,是由妄想变现的。若离开妄想,生死亦如龟毛兔角,了无所有,客观上根本就不存在,那么我怎么能取得或舍掉客观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生死呢?假如我对客观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生死强作取舍,即如同盗贼,于光天化日之下,公开行抢非己所有一样,纯属颠倒梦想,大逆不道,又怎么能逃脱王法的制裁呢?一法如此,法法皆然,理无二致。学佛的人,没有什么可说的,当下歇心,方契妙道。

        150、所谓一大事因缘:一即一实相也;其性广博,故名为大;如来出世度生,故名为事;众生具此实相,而能成机感佛,故名为因;如来证此实相,而能起应度生,故名为缘。一切如来出现于世,皆为开示一切众生本有实相,令其咸得悟入佛之知见。佛之知见,即一实相也。舍此则非如来出世本怀,如来唯以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是也。

        151、佛子发心出家,学佛,修无上觉道,就是为了提携法界众生出离苦轮。为众生而勤修戒定慧,为众生而常行六度四摄,为众生而发奋念佛,乃至为众生而难行能行,难舍能舍,难忍能忍。佛说不为自己求安乐,但为众生得离苦,是知,若不为了提携法界众生出离苦轮,则佛子发心出家,学佛,修无上觉道,即没有依据。佛子只有解脱法界众生,佛子才能最后解脱自己。佛子若不能解脱法界众生,佛子也不能最后解脱自己。所以佛子发心出家,学佛,修无上觉道,一刻也不能忘记慈悲、救度、安乐一切众生,佛子就是要以度脱众生为己任。

        152、三世诸佛,于世间出世间,没有自己的事情可做,唯为度脱法界众生,而非生现生,非灭现灭,非于生死之虚,非于灭度之实。佛子为道,当如是学。

        153、众生现前这一念生灭心,是举体皆罪、举体皆苦、举体皆生死,是无一善处、无一乐处、无一涅槃处。是知,这一念生灭心生得再好,也不如不生。不生一心最为殊妙,妙同于佛。若不如此,则身心溃乱,罪苦交加。犹火上浇油,甚于地狱,痛烈难忍。是故自今以往,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我都要不生一心,安住是中,以随顺觉性,保绥法忍。此事于修道中最为关键,我当摒除一切,唯此为务,不负我佛婆心之教。

        154、我若不能于一切法上心安实相,我当下即一败涂地,现前即做地狱人也。故我心里再浊恶、再染污、再障碍、再颠倒、再迷闷,被业火所烧,为痛苦所逼,痛烈难忍,乃至失掉身命,我也要坚决地忍耐下去,安住不动,不生一心。直至妄情被业火烧尽,恶习被众苦逼走,借以全部、彻底、干净地平息心上的一切生死惑乱,而通达解脱的道路。愿诸佛共鉴,我决不负佛。

        155、唯有心安实相,方能使一切罪恶停止下来,乃至微细之业亦不得成,除此无他选择。

        156、于善恶、逆顺、罪福,乃至一切境界上,我若不能心安实相,或起一心,即是自掘坟墓,自我葬送,一切皆完,悔之无地。是故,我当心安实相,以自活命,如鱼住水,而不离也。

        157、尽十方界,凡所有相皆是虚妄、生灭、无常、可坏之法。唯独实相,无相不相,本源真如,金刚不坏,湛然常住。今佛发明,令我悟入,使我得于五浊恶世有了主意,能于生死险道之中自作主张,免遭怨贼之所杀害及与劫夺,安全无恙得渡苦海。此乃真为世与出世无上法宝,百千万劫难得遭遇,我今庆幸而能得之,诚如天王所赐华屋及与大宅,故我今当倍加珍惜及与爱护,端秉一心,安住其中,不动不摇,直到圆满无上菩提,得以报答我佛大恩。是故自今以至未来,除此一法,其余一切尽行舍弃,如丢粪土而不顾也。

        158、我要做一个什么说道都没有的人。

        159、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我都要心平气和。

        160、我虽然还活在世间,然而就象我已经死了,没有我一样。

        161、我要万缘放下,一切不介入。

        162、放下,放下,再放下,放下也放下。

        163、生死大事未办,什么事都不能干。

        164、一念不生,即关闭一切恶门。

        165、我要勇于心安实相,降心灭恶。对于这一大事因缘,虽遇刀山火海,亦要无所顾忌,亲证实到。

        166、现前这一念心,即是心头之火,决不能让它点燃。

        167、心里有事即是魔境。

        168、我心一不能装人,装人憎爱多;二不能装事,装事是非多;三不能装物,装物贪厌多。心不装人、不装事、不装物,是心无所装,但心无所装足矣。

        169、苦也是好,乐也是好,不苦不乐也是好,一切皆好,故无拣择。

        170、一念不生,即是空却三界这个无边的大监狱;一念不生,即是关闭六道生死这个大恶门;一念不生,即是枯干五浊恶世这个大苦海。

        171、若同一个境界现在两个人的面前,其中的一个人面对这个境界,心里产生了障碍、烦恼、痛苦。而另一个人面对这个境界,却依然清净、解脱、安乐。其中的一个人所以面对这个境界,心里产生了障碍、烦恼、痛苦,是因为这个人在这个境界上,取了法相,而生心动念,建立了生灭妄想。而另一个人所以面对这个境界,依然清净、解脱、安乐,是因为这个人面对这个境界,不取于相,如如不动,没有建立生灭妄想。一个人是障碍、烦恼、痛苦;另一个人是清净、解脱、安乐,界限截然。据此证明妄想本空,是可以断除的。现在我们以不生不灭的清净心为本修因,所以无论什么境界现前,我们也不在这个境界上建立生灭妄想,即是以不生不灭之清净心为本修因,所起的不生不灭之修证。由于因是不生不灭,所起之修证亦是不生不灭,日久天长,自得趣入不生不灭佛之果地也。

        172、般若,梵语般若,华言智慧。决定审理名智,造心分别名慧。谓菩萨于诸佛所,善观诸法,得实相印。实相者即无相之相,印者即印定之义,谓以实相印,印定一切法皆无相故。故菩萨能以此实相印,照了一切法皆不可得,而能通达无碍,为众生种种演说也,故名般若,亦名智慧。一、实相般若,即指众生所具本觉妙心之实相理体,绝诸对待,离一切虚妄之相,即一切种智也。所谓一切种智即佛之智也,谓能以一切智知一切道,知一切种。所谓知一切道,即指知一切诸佛之道法也。所谓知一切种,即指知一切众生之因种也。二、观照般若,即指依众生所具本觉妙心的实相理体,发起始觉照明之智用也,即照了诸法,无一切虚妄之相,悉皆空寂,即一切智也。所谓一切智即声闻、缘觉之智也,谓于一切内法、内名能知能解,一切外法、外名亦能知能解。所谓于一切内法、内名能知能解,即指佛所说之法相、佛所说之名字,皆依众生所具本觉妙心的实相之理开出,对于众生所具本觉妙心的实相之理所诠之法相、能诠之名字能知能解也。所谓一切外法、外名亦能知能解,即指外道所说之法、所说之名字,皆违背众生所具本觉妙心实相之理,对于违背众生所具本觉妙心实相之理所诠之法相、能诠之名字亦能知能解。三、方便般若,方即方法,便即便宜,犹善巧也。谓菩萨教化众生应机利物,而不厌倦,随其心乐,而为现身说法也,即道种智也。所谓道种智,即菩萨之智也,谓能用诸佛一切道法,发起众生一切善种也。四、文字般若,文字即能诠之文;般若即所诠实相之理,而此实相之理,非文莫显,是名文字般若。五、金刚般若,金刚者,金中最刚,比喻也。具有坚固、光明、锐利三义,以显般若之体真常清净,不变不迁,烦恼不能乱,邪魔不能动,坚固不坏,永劫常住。般若之相,光明遍照,无所障碍,慧日之下,无有暗处。般若之用,锐利能断,能断众生难断之惑著,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173、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即是人间好时节。

        174、只有心安实相,才能彻底地灭恶生善,脱罪出苦。

        175、一切知见都不生,是名佛之知见。所谓佛之知见,即众生所具之本觉妙心也。

        176、无信是名真信;无求是名真求;无得是名真得。

        177、实相对于一切法都是平等的,它的平等作用就表现在它能使一切法超越对待。由于实相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力用,所以它能使我们狂心顿歇,解脱一切烦恼的纠缠,契合清净的觉性。随着观行的深入,本具的光明、智慧、妙用就会自然显发。

        178、一切法皆是实相,正确认识了就要坚定不移地正确对待。若有一丝含糊或疏忽,即会招致魔障,导致惑乱,陷入灾难,其结局不可收拾。譬如万万法中,其中乃至若有一法,不能以实相慧照了,使其得到理顺,亦要重蹈上述覆辙。极乐与地狱界限截然,我一定要遵行慎之,切不可以疏忽,如是才能彻底拔出三界六道这条苦根。

        179、经云:“一切法不信,则信般若。一切法不生,则般若生”。解:若信一切法,则执著一切法。执著一切法,则随生死流。随生死流即是众生。若不信一切法,则不执著一切法。不执著一切法,则不随生死流。不随生死流即是入圣流。圣流即是佛,佛即是般若,故曰信般若。一切法不生,则一切心不生。一切心不生,则清净心生。清净心即是般若,故曰般若生。注:1、一切法不信,其中也包括不信般若,若不包括不信般若,则一切法不信即不成立。2、若信般若这一法,则执著般若这一法。执著般若这一法,即是没离般若之相。没离般若之相,即背离般若。3、般若是离一切相的,在般若的体上也没有一法可得。4、包括般若在内的一切法都不信了,起个假名信般若,即无信而信之义。有信都是妄想,无信是名真信。于此透过者,然后方可坐穿两种生死牢关。

        180、众生信世间的一切法,所以被世间的一切法所拘。被世间的一切法所拘,所以不能出离分段生死。二乘信出世间的一切法,所以被出世间的一切法所拘。被出世间的一切法所拘,所以不能出离变易生死。佛不信世间的一切法,亦不信出世间的一切法,所以佛不被世间的一切法所拘,亦不被出世间的一切法所拘,所以佛能出离分段和变易两种生死,得大自在。

        181、什么是佛?佛者觉义,觉悟的人就是佛。所谓觉悟就是明白的意思,也就是说能按着事情的本来面目去认识事物。由于认识的正确,所以能正确地对待。由于能正确地对待,所以最后能得出正确的结果。所以三世诸佛能出离三界六道,而进入不生不灭的境地。佛不是指事相而言,而是指心觉悟净化的方向趣向,究竟能觉悟净化到什么程度,意识形态能处在什么位置上,来发现自己的果报。由于心觉悟净化的程度不一样,所以有四圣之分。佛是极净,一点恶的气氛不留,也就是说心清净即是佛。什么是众生呢?众生者迷也,迷惑的人就是众生。所谓迷惑就是不明白的意思,也就是说不能按着事情的本来面目去认识事物。由于错谬地认识,所以错谬地对待。由于错谬地对待,所以导致错谬的结果。所以长劫轮回生死,不得出离。众生也不是指形相而言,是指心往迷惑、浊恶、污染的方向趣向,究竟能迷惑、浊恶、污染到什么程度,意识形态能处在什么位置上,来发现自己的果报,由于迷惑、浊恶、污染的程度不一样,所以有六道之分。佛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于未来世皆当成佛。我们的佛性与诸佛的佛性,无二无别。那么为什么佛的受用、佛的光明、佛的智慧、佛的妙用不得现前呢?就是因为我们的佛性在缠,被贪嗔痴等八万四千烦恼所纠缠,所以本具的光明、智慧、妙用不得显发。但是由于众生在迷,无法认识,所以不能自返。大觉世尊为了使众生返迷为悟,所以乘愿来到世间设教。因为众生心上有八万四千种病,所以才变现三界六道根身器界的苦果。佛为了医治众生的心病,是对病说药,说了八万四千法门,除了对病说药,佛没有另外说法。佛说三世诸佛,离开众生色心,无一法可得,这就是说,佛说的三藏十二部教典,说的都是众生身心那些事,除了众生身心的那些事,佛没有另外说法。众生心上有贪心,贪心是三毒之一,它能毒害人的法身,杀害人的慧命,使人长劫轮回生死,不得出离。所以佛为了医治众生贪心这种生死大病,而对病说药,说要广行布施,把我们的一切钱财、名利、身命、佛法,众生所需,一切给与,如是即可断除悭贪。众生心上有嗔恨心。嗔恨心也是三毒之一。为了对治嗔恨心这种心病,佛对病说药,说要广行慈悲,乃至代众生受无量苦,令众生毕竟得安乐,如是即可断除嗔恨。众生心上有愚痴心,不信因果,不信作恶得恶,作善得善,愚痴邪见,愚痴心也是三毒之一。佛为了医治众生愚痴心这种心病,而对病说药,说要深入经藏,智慧如海,开佛知见,如是即可断除愚痴。佛说的三藏十二部教典就是这样建立的。人要过河,就得需要船,没有船过不了河。同样,众生要渡过生死苦海,就得有佛的法船,乘佛的法船方可到达涅槃的彼岸。佛是药到病除,非病非药。当众生的八万四千种心病都得到了彻底的医治,也就与佛一样,成为一个健康的人了,如是再也不会进入三界六道,被生老病死所逼迫了。

        182、我之身心,与众有共,我即是众生,众生即是我,我与众生不二,众生与我一体。佛以慈悲为体,视众生一如家人,而欲灭度之。于诸病苦,为作良医;于失道者,示其正路;于暗夜中,为作光明;于贫穷者,令得伏藏,使令一切众生毕竟得安乐。我是佛的弟子,当秉佛遗教,作如是学,对一切众生,心要慈悲爱念,语要柔和善顺,身要代众生受无量苦。

        183、没有善恶、没有罪福、没有逆顺、没有憎爱、没有取舍、没有生死、没有苦乐、没有染净、没有悟迷,乃至没有生佛……,平等绝待,是名无住,做一个具有佛陀品格的人。

        184、罪性本空,莫作罪想,罪即菩提,所以者何?若以罪为罪,则心自然生垢。心生垢,则垢能累之。垢能累之,则是罪垢众生。若不以罪为罪,则心不生垢。心不生垢,是垢不能累,此即净心。如是心净则众生净也。是知,但莫造业足矣,若畏罪即堕生死苦轮。

        185、迷则全实相而为罪相,悟则全罪相即是实相。

        186、清净大觉性,如日放光明,普照于十方,非动亦非静。

        187、但发无所得心,决定不得一法,即是发菩提心。

        188、世间与出世间的一切,没有我的份,我若欲得一法,即犯大盗,如是我便逃脱不了生死恶魔对我的擒拿,故我于二六时中,决定不能依寄一物。

        189、天下无可畏之事(一切空故),人自怯耳(妄想生故)。

        190、若心中尚有逆来顺受这一念,而成就法忍,则是有漏忍,是世间善,所以者何?未离相故。若心中不假逆来顺受这一念而成就法忍,则是无漏忍,是出世妙善,所以者何?已离相故。

        191、佛说:“假使热铁轮,在于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所发愿”。修道非如是,断无有成就。

        192、怕死不免死,所以者何?以怕死即是生死,虽然前一个生死结束了,但由于有怕死之心,所以又导致了后一个生死,故曰不免死。不怕死不死,所以者何?以不怕死即没有生死,虽然前一个生死结束了,但由于没有怕死之心,所以就不能导致后一个生死,故曰不死。所谓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者是也。

        193、死神到来,结束浊命,如除恶病,唯此为快。

        194、学佛的真义,不是要你去追求什么,而是要你把一切追求都歇下来,其中包括世间与出世间的,然后才能透过五蕴山——色受想行识,开拓出佛的境界。

        195、众生骂我、打我、杀我,这就是我的大解脱场,我的最吉祥处,我的无上菩提,我当如是庄严道场,净佛国土。经云:“若能转物,即同如来”,即此义也。

        196、了则业障本来空,不了仍须还宿债。

        197、众生诽谤我、逼迫我、陷害我,这就是我的解脱,除此我没有解脱;这就是我的吉祥,除此我没有吉祥:这就是我的菩提,除此我没有菩提,所以者何?以众生皆在帮我成道故。

        198、身有病痛,虽有能知之心,知此病痛,乃根尘相对所生之妄识,即妄心也,非我本觉清净心而有此痛,即佛性上根本没有痛与不痛。

        199、善恶、逆顺、罪福,乃至一切境界,悉是本地风光,无非极乐,本来如如。

        200、烦恼即菩提者,何也?曰:烦恼、菩提悉是假名,同一空故,不可得故,平等性故。如是无烦恼可舍,无菩提可取,不取不舍,心无所住,如是任运,即可流入佛之性海。

        201、什么是实相?无相不相名为实相。无相即无生死相,所谓生死相,即指三界六道而言。在实相的理体上,即清净的觉性上,根本没有这些事情。三界六道皆是妄心现相,如病目生华,空中本来无华,因眼有病看花了,妄有华现,若是以佛的清净眼看,如太清虚空,了无所有。不相即不涅槃相,所谓涅槃相即指四圣而言。是对六凡说有四圣,是对待法,六凡不立,四圣亦是假名虚设,虚妄不实,无一法可得。凡圣皆非,非亦无有,是名实相。又心外无法,故外无所求。心性不实,故内无所得,如是内外皆寂,是名实相。

        202、执持实相印,即可摧毁一切妄想——浊恶、染污、障碍、颠倒、迷闷。离却实相,即堕灾难,大苦即现前,痛烈亦难忍。是故自今以去,即遇失命因缘,亦要心安实相,如是法身慧命方可安全无恙。

        203、舍恶取善、舍逆取顺、舍罪取福、舍死取生、舍苦取乐,乃至舍凡取圣,皆是惑乱心性、败坏不安之相,终归浊恶、染污、障碍、颠倒、迷闷。以佛者觉义故,觉悟的人,心是清净的,没有这些事情。

        204、实相不落对待,亦即心无所住。

        205、我就是失掉身命,心里也不能有一物。

        206、生心或分别即落对待,落对待即覆盖本觉佛性,如乌云遮蔽太阳,举天黑暗,所以什么心都不能生。

        207、善恶、逆顺、罪福,乃至一切法皆是实相。若有一法非实相者,亦是梦幻。

        208、宁可执持实相死,不可废却实相生。

        209、今后要用实相摧碾一切妄想。

        210、当念不分别,法法皆实相。

        211、诸法实相,是我得渡生死苦海之坚牢船也,所以我要安住其中,不动不摇,而到彼岸。

        212、《法句经》云:“不起一心,有大功德”。

        213、法身遍一切处,即诸法实相义,以一切法皆以实相为体故。诸法之相,虽千差万别,但都住在真如的法位上,故曰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214、把心歇下来,没有什么说的。坚执为碍,放下即通。草动即痛,泰山即安,了却犹有这个在。

        215、我不仅要安住在风平浪静里,而且要挺立在急风暴雨中,逢场而作戏,自在亦无穷。

        216、观诸法实相,一法不立,心依何住?心若无住,则生死如空中钉橛矣。

        217、实相者乃绝待不可思议之境界,非思维之可及,又非语言之可表,乃证悟边事,贵在契合。

        218、动即是灾难,彻底失败;不动即是幸福,胜利在望,所以习气再拱也不动。

        219、说到做不到,苦恼不减少。解行得相应,医病真妙药。我今得契合,更知本师恩。

        220、道外无事,事外无道。

        221、取顺舍逆,皆是败坏不安之相也。

        222、本自无缚,何用求解?

        223、害怕就有鬼,疑心魔所摄,忧愁地狱囚。然而忧愁、恐惧、疑惑是我最严重的心病,我受其危害久矣,今天我要以佛所赐的金刚般若彻底摧毁之。

        224、治乱曰修,不停曰行,不停止地治乱,故名修行。

        225、坏人大事者,皆由生起现前这一念使作。若不生起现前这一念,则一切无能坏人大事者。

        226、对于过去的一切要全部忘掉,决不回头看。

        227、自今以去,佛子是善也实相、恶也实相、逆也实相、顺也实相、罪也实相、福也实相、苦也实相、乐也实相、生也实相、死也实相、佛也实相、魔也实相、极乐也实相、地狱也实相,如是乃至一切皆实相。佛子决定忍可于心,不动不摇。

        228、钢丝弹簧受压,不能动弹,一旦压力减除,马上又还原了。断习不是要断外缘,而是要从内心去根除它。观心而不能彻悟,但求苟安,如贼子关在柜中,但求苟延性命,不求出离,终不能幸免于难。

        229、入定缘理,心安实相。出定随缘,说法不谬。

        230、但不生心,更无他法。

        231、一切法毕竟空寂,境界现前,当起慧照,不生法相,如是方可趣入大解脱场,步入最吉祥处。

        232、心若无有,苦无所依,是故说言,无心即无苦。

        233、牛不作有角想,兔不作无角想,有无同一空故。若作有无想,即是性颠倒,大苦即现前,痛烈亦难忍。

        234、佛说:“视倒正如六龙舞”。六条龙在空中舞,哪是正?哪是倒啊?论正、论倒本身就是颠倒。不论正,不论倒,妄心歇下来,离了正倒之相,就是般若。

        235、一切法皆是本有家珍,不容更作取舍,若息妄求真,何异离波觅水。

        236、若人求道,是人失道,只是平常,思拟即差。

        237、满一切众生愿。

        238、十法界如太清虚空,了无所有。若有一法,即遮挡自性,不得见佛,以佛者觉义故。

        239、本来无一物,我以何安立?我即不安立,余者皆假名。本灭枝亦丧,虚空为消殒。微妙不思议,我已知所归。难遇是逍遥,速令佛子游。

        240、怨怨无休止,自古有是法。不怨能胜怨,此法终不朽。莫见长,莫见短。

        241、妄本空不须灭,真本有不须复,平常心即是道。

        242、生心即妄,不生即佛。

        243、一切所有,唯是妄想。

        244、动念息念,皆归迷闷。

        245、心平气和,境空心定。法力所使,安心不动。

        246、事乃火之薪,常灼人热恼。无事即无火,无火得清凉。万法皆空寂,即是无事义。若解是义者,随遇得解脱。

        247、结束过去,开辟未来。心要纯正,入佛知见。

        248、何谓众生知见?曰:生灭心是。何谓佛知见?曰:不生不灭的本觉佛性是。

        249、一切所有,唯是妄想。心介事缘,必堕灾难。一法不立,心亦不生。一切皆空,所向皆通。

        250、我就是即刻死掉也要忍,不仅要忍,而且要满心欢喜地死去,没有挂碍。

        251、攀缘即是染污,染污即是生死。修道本为清净,清净切莫攀缘。

        252、凡圣染净之法,如太清虚空,本无所有,若见一法非实相者,亦是梦幻,即是自投罗网,灾难亦无穷矣。真尚不立,何况于妄?真妄同一空故,假名欲何谁?

        253、悟者,以无分别智,彻见一切法之底源,本无高下,故能在在处处皆是一般一般的清净。迷者,妄生分别,则见山高水深,处处不平,故障碍重重,常在系缚,不得解脱也。

        254、悟者在处一般,故能随所在处恒安乐。

        255、不空不通,非空不可。净极光通达,净极即空义。

        256、一切皆佛。

        257、无心即空,空即是定。

        258、经云:“若人欲识佛境界,当净其意如虚空”。

        259、空即通,不空即障。

        260、若起贪著、嗔恨、愚痴、恐惧、忧愁、疑惑等心,不仅是罪根深扎、孽台高筑,酝酿着未来的灾难,而且会立刻引起四大不调,气不周运,血液毒变,百病丛生,现前的大苦即会接踵而至,痛烈亦难忍也。是故佛子守心城,不可不森严壁垒也。

        261、无事谓无事,有事亦无事。有无皆假名,体性同一空。刀山不为碍,火海亦畅通。皆是清凉地,无异于太虚。

        262、疑惑、忧愁、恐惧皆是灾难,我不应以此而自作障碍。因为在实相的理体上,即清净的觉性上,没有这些事情,故我当以慧照现前,彻底灭除之。

        263、什么是菩提心?大慈悲心是、平等心是、无为心是、无染著心是、空观心是、恭敬心是、卑下心是、无杂乱心是、无见取心是,所以佛子无论于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都要如是发心。

        264、善恶、逆顺、罪福……,乃至一切境界之中都有我,而我没有善恶、逆顺、罪福……,乃至一切境界,是在其中而无我。

        265、我已经死了,既然我已经不存在了,就再不能刮刮碰碰。

        266、众生可以不对,我不可以不对。众生可以说对和不对,我不可以说对和不对。要以慈眼视众生,不能见众生一丝一毫的罪过,亦不说众生一个不字。

        267、要想到我,一切罪恶、痛苦、生死即接踵而至,所以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都不要想到我,一定要把我彻底破除。

        268、为了佛法,为了众生,我可以下地狱。

        269、不见可欲,其心不乱,但不是功夫,本习依然潜伏在藏识中,遇缘即发,如石压草,石下滋生,制御复难,危害犹甚,所以者何?犹有魔在。若达魔即佛,本应礼拜,一切冰消,是谓短兵相接,堪做出世英雄。

        270、我一定改变生死业识。

        271、经云:“菩萨设被砍截手足身分,亦不应起恶言,所以者何?我求无上菩提,为拔有情生死众苦,令得安乐,何容于彼翻为恶事”?又云:“菩萨当斗争、嗔恚、骂詈,便自改悔。我当忍受一切众生履践如桥梁,如聋如哑,云何以恶语报人?我不应坏是甚深无上菩提”。佛的亲切教诲,佛子一定依教奉行。

        272、众生可以对我不好,我不可以对众生不好。今后在我的心上,不能有一丝嗔恨的阴影,令慈悲的光明全部显发。

        273、不能一念见众生过,众生有过,当生怜悯,起诸方便,令其出不善处。

        274、从今天起,我已经舍身舍命,所以众生无论怎样对待我,我也不管了。

        275、要修正自己,使自己的一念、一言、一行,于每一刹那都要保持与佛法相应。尽此一生乃至未来际,做到一念不错、一言不错、一行不错。

        276、佛性在缠即是众生,佛性出缠即是佛。但复本来性,更无一法新。

        277、佛说:“空生大觉中,如海一沤发。有漏微尘国,皆依空所生”。所以佛子的心量若不能容纳一切,乃至比虚空还大,佛子的道业就不能成就。

        278、欲要把心上的贪嗔痴等八万四千烦恼,彻底摧毁,恢复本来的清净觉性,当观诸法实相,非此不能决了无始劫来的生死大病。

        279、一刻也不能忘记慈悲众生,要用自己慈悲的思想、语言、行为,令众生欢喜,令众生生善,令众生出苦,令众生得乐。

        280、于一切善恶、逆顺、罪福等境界,我都要做到不浊恶、不染污、不障碍、不颠倒、不迷闷,清净自活,如是才能真正发起无缘大慈,以利益众生。

        281、圣心无寄,犹空无依。

        282、一切境界过不去,可谓无禅。一切境界过得去,可谓有禅。动念息念,皆是惑乱心性。就地不动,才是本地风光。

        283、观心之法,染净皆不可念,如眼不容物,金屑虽珍宝,在眼亦为病。十恶五逆、地狱铜床、万德庄严、极乐黄金,亦直下不顾,可谓云消雾散,慧日之下,无有暗处,是名真观心,可见自性佛。

        284、于一切法,心里若有恐惧、忧愁、疑惑等情绪,由事显理,是见思严重。以果验因,是我执强烈,正在生死,于界外涅槃尚且遥远,渺不可睹。是故,当及时努力,生大惭愧,勇猛精进,以期早日透出生死牢关,得见天日。

        285、好莫作好想,所以治贪爱;坏莫作坏想,所以治嗔恨。好坏同一空,了却憎爱苦,无明无所养,慧日照太清,何期不见性?

        286、经云:“若起精进心,是妄非精进。但能心不妄,精进无有涯。末世诸众生,心不生虚妄。佛说如是人,现世即菩萨”。

        287、一切皆不分别。

        288、我心要柔和善顺,卑躬谦下。

        289、《楞伽经》云:“名相常相随,而生诸妄想”。

        290、动念即乱,不动念即安。

        291、《大乘起信论》云:“法界一相”。即指十法界唯是一实相也。《大智度论》云:“除诸法实相,皆是魔罗网”。又云:“分别忆想即是魔罗网”。即指一切法皆是实相。若见一法非实相,或分析鉴别、记忆想念一法者,皆是落在魔的罗网里。实相者,无相之相名为实相,即无一切虚妄之相也。实相绝诸对待,湛然常住,无有生灭,不落心行。是知令我起心者,皆是魔境。是故我当法镜高悬,当下照破,切莫随顺,受骗上当,自入险道,为贼所劫,乃至杀害。

        292、二种入(出《金刚三昧经》):一理入,谓众生深信本有真性,不一不异,不有不无,无己无他,凡圣不二,寂静无为,无有分别。因此深信,能入于理,是名理入。二行入,行即依理起修之行,谓行此行时,心不倾倚,无念无求,安住不动,犹如大地,因行入理,是名行入。

        293、云峰禅师云:“即今歇去便歇去,若觅了时无了时”。

        294、《有部律》云:名誉及利养,愚人所爱乐,能损害善法,如剑斩人头。

        295、《宝积经》云:“生死未断绝,贪欲嗜味故,养怨入丘冢,虚受诸辛苦”。

        296、迦叶白佛:“我等从今当于一切众生,生世尊想。若生轻心,则为自伤”。佛言:“善哉!快论”。

        297、忍者安住不动义,即安住自性而不动也,以自性清净不受一法故。是知无论什么善恶、逆顺、罪福,错综复杂,千变万化的境界现前,若能安住自性而不动,即法法得解脱也。

        298、若见一法非实相者,即是生死惑乱。

        299、学佛的真义,就是要以实相慧化解一切法,使其回归自性也。

        300、一切法皆以妄情而得住持,是情有理无。是知妄情若不歇,则诸法蜂起,业火竞烧。妄情若歇,则一切法即无所依据,云消雾散,是法本无有,皆得清凉也。

        301、《金刚经》云:“离一切相,即名诸佛”。是知佛以心安实相而得住持,若离却心安实相,佛即无所依据,是故我今欲得菩提,当作如是学。

        302、禅定之时,慧在其中。慧用之时,定在其中。如是即定而慧,即慧而定,定慧等持,即是以如来庄严而自庄严,则体用皆妙也。

        303、法法现前,法法皆实相,是故得无碍。

        304、此心不向此刻歇,更待何时歇此心。

        305、一切法皆不可论,以法本无有,论即成碍故。

        306、佛子为道,不求什么好,什么坏,也不求什么不好,什么不坏,坦然无所拘,平怀而自在。

        307、佛子欲于万法中,心安实相,亦如一人与万人战。是故当披佛的净戒铠,持佛的禅定心,秉佛的智慧剑,精进勇锐,不畏前境,无一法可当情,若能如是者,即可破灭魔军,得胜而还。

        308、现前这一念生灭心,即是生死怨贼,我若再放纵他,乃至不降伏他,即是自行伤害法身慧命,是故我当严防戒除之。

        309、过去的一切如同梦幻;现在的一切如同泡影;未来的一切如同空华,是皆不可得也。

        310、《阿含经》云:“莫见长,莫见短”。

        311、《大乘起信论》云:若心有动,非真识知,无有自性,非常、非乐、非我、非净,热恼衰变,则不自在。

        312、悟得实相,即可无头乱麻一刀断。

        313、无心即是大忏悔。

        314、此心如刀、如火、如毒,故我不应起心,执刀自割,把火自烧,以毒自害也。

        315、心了一切了,莫从境上找,世事无头绪,逼迫何时了?心了一切了,心了即拉倒,切莫再寻思,烦恼从此了。心了一切了,心了保任好,解脱得自在,是为妙中宝。

        316、《法句经》云:“能知一切法,唯是一心,名为心自在”。

        317、如与大地为的,所射无不中者。如观心人,所见无不是心,终无一尘有隔。(隔即隔碍)

        318、大德说:未达境唯心,起种种分别。达境唯心已,分别则不生。既达境唯心,便舍外尘相,从此息分别,悟平等真空。

        319、心外有法,即有二见,便有对治,即乃成诤。若了境即心,能所冥一,即无诤矣。

        320、若了心外无法,一切唯心,即无一法当情。无有好恶是非,即不怖生死,一切处皆是,故云当成无所畏。无所畏即佛,佛具四无畏也。

        321、《法华经》明:“等赐一大车,而出火宅”。若了一切处,唯是一心实相之旨,即是出宅义。(义者相也)

        322、佛说心外无法。既无有一法,则无有攀缘处,无有憎爱处,无有取舍处……,乃至无有作业处,是无事可作也。既无事可作,休息可也。大德有言:“悟心即休,更无他术”。是知,但休息一法足矣。又佛说即心是佛,是知佛不从修成,不从作得,不从求来。佛是本自圆成。对于这个道理,若能心开意解,忍可于心,爱乐随顺,即可逍遥法外,心得自在,方可名为无事僧、闲道人、清凉汉。如是则知:生死与己,本来两不相干,无什瓜葛也。

        323、戒因心持。经云:“戒性如虚空,持者为迷倒”。自性之律,岂执事相,妄分持犯耶?

        324、忍因心受。经云:“云何菩萨能行忍辱”?佛言:“见心相念念灭”。岂可将心对治前境,为忍受耶?

        325、进因心作。经云:“若能心不起,精进无有涯”。宁著有为,妄兴劳虑耶?

        326、禅因心发。经云:“能观心性,名为上定”。岂避喧杂,而守静尘耶?

        327、般若从心起。经云:“不求诸法性相因缘,是名正慧”。宁外循文言,强生知解耶?

        328、顿悟一心时,如醍醐入心,甘露注顶。

        329、色、声、香、味、触、法六尘,能衰损善法,故曰六衰。

        330、众生生在世间,就两件事:一是造罪;二是遭罪,这就是众生的全部内容。除此以外,更没有其他。除非发心修学佛法,改往修来。改正修正自己,方可渐次步出这两种误区。

        331、万境归心,尽趣一真之道。如悟一心,能破一切尘劳境界。

        332、若得一,万邪灭矣。若得一,万事毕矣。

        333、知妄本自真,见佛则清净。

        334、若一切所行,皆是为了利他,就不必寻求自利了。

        335、此一心之法,是十方诸佛得道之场。

        336、万法本闲,而人自闹。

        337、若人外缘他境,如鱼在陆,不得自在。若背境归自心,似鸟翔空,无有隔碍,则念念归真,心心至道矣。

        338、既顿悟一心,全成圆信,则心外无有一法可解,心内无一法可思,怀抱豁然,永断纤疑矣。

        339、境未入心不等。一切诸法中,皆以等观入。慧解心寂然,三界无伦匹。

        340、若悟知妄念,即是法性,就不必修持争取无念了。

        341、如知痛苦即是成就,就不必另求快乐了。

        342、但不染污,即是真修。若再有所加,即是造作。造作乃属有为。有为虚妄,而非真也。以佛本自圆成故。

        343、此五蕴身心,即是众苦都集之处;众罪都集之处;众秽都集之处。佛说:是我此身肉,恒属老病死。言不虚也。

        344、此身即是罪业,即是痛苦,即是灾难;此身即是恶病,即是毒刺,即是脓疮;此身即是衰老,即是病苦,即是死亡;此身即是毒蛇,即是恶兽,即是怨贼;此身即是行厕,即是粪秽,即是污浊;此身即是苦海,即是火宅,即是牢狱;此身即是系缚,即是逼迫,即是障碍。

        345、若见心外有法,即是自起深孽;即是魔之使作;即是自伤法身慧命;即是发疯;即是发狂;即是执刀自割;即是把火自烧;即是自投罗网;即是白日见鬼;即是以针刺目,即是毒火归心。以心外无法故也。

        346、祖示众云:“汝等诸人,各信自心是佛。达摩大师从南天竺国来至中华,传上乘一心之法,令汝等开悟。又引《楞伽经》,以印众生心地,恐汝颠倒,不信此一心之法,各各有之,故《楞伽经》以佛语心为宗,无门为法门。夫求法者,应无所求。心外无别佛,佛外无别心。不取善不舍恶,净秽两边俱不依怙。达罪性空,念念不可得,无自性故。故三界唯心,森罗及万相,一法之所印。凡所见色,皆是见心。心不自心,因色故有。汝但随时言说,即事即理,都无所碍。菩提道果亦复如是,于心所生,即名为色。知色空故,生即不生。若了此意,乃可随时著衣吃饭,长养圣胎,任运过时,更有何事?听吾偈言:菩提亦只宁,理事俱无碍,当生即不生”。僧问:“如何是修道”?曰:“道不属修。若言修得,修成还坏,即同声闻。若言不修,即同凡夫”。又问:“作么见解,即得达道”?祖曰:“自性本来具足,但于善恶事中不滞,唤作修道人。取善舍恶,观空入定,即属造作。更若向外驰求,转疏转远,但尽三界心量。一念妄心,即三界生死根本。但无一念,即除生死根本,即得法王无上珍宝”。

        347、若能伏心,则伏众法。

        348、大德云:“大行者,则称无碍光如来名”。斯行即是摄诸善法,具诸德本,极速圆满,真如一实功德宝海。

        349、所以奉法诸贤,咸思一揆之契,感寸阴之将颓,惧来储之未积。于是洗心法堂,整衣清向,夜分废寝,夙兴唯勤。庶夫真诣之功,以通三乘之志,仰援超步,拔茅之兴,俯引弱进,乘策其后,以此览众篇之辉翰,岂从文詠而已哉?

        350、出家者亡身舍命,断欲归真,心若金刚,等同圆镜,希求佛地,即弘益自他。若非绝离嚣尘,此德无由可证。

        351、一者决定深信,自身现是罪恶生死凡夫,旷劫以来,常没常流转,无有出离之缘。二者决定深信,彼阿弥陀佛四十八愿,摄受众生,无疑无虑,乘彼愿力,定得往生。

        352、归去来,魔乡不可停。旷劫来流转,六道尽皆经。到处无余乐,唯闻愁叹声。毕此生平后,入彼涅槃城。

        353、人生不精进,喻若树无根。采花置日中,能得几时鲜?人命亦如是,无常须臾间。劝诸行道众,勤修乃至真。

        354、若是释迦真弟子,誓行佛语生安乐。若闻此法稀奇益,不顾身命要求得。若能专行不惜命,命断须臾生安乐。

        355、信者,信阿弥陀佛本愿。行者,行弥陀名号。

        356、名号独运,唯信独达。

        357、十念者,明业事成办耳。

        358、尽形寿,一心无二心、信心无疑心地专念弥陀名号。

        359、对自己要:规矩、本分、老实、仁义;对众生要:体谅、宽容、善待、救度。

        360、无住无所依,无累心寂然,本性如虚空,是名无上道。

        361、修道必须做到三件事:一要心不邪思。二要端心正意。三要直心念道。如是庶可透脱妄想,而趣向坦途。

        362、寂天菩萨云:“所有世间乐,悉从利他生。一切世间苦,咸由自利成”。

        363、《称赞净土经》云:“慈悲加佑,令心不乱。既舍命已,即得往生,住不退转”。明知,非临终正念故有来迎,由来迎故临终正念也。

        364、分别令心摇动迷乱,烦躁不安,惑业苦三,如火炽然。是故,当住持正念,无所知见,稳住心神,令其不乱,则了然无事矣。

        365、益我货者损我神,生我名者杀我身。

        366、高丽僧云:“譬如厚石,风不能移。智者意重,毁誉不倾”。

        367、起心即违心,违心无好事。所谓无好事,谓起心即伤法身慧命也。

        368、尽十方世界的一切事物,唯有实相一法,能摧毁打破五蕴山,决了生死法。亦唯有实相一法,能建立成就涅槃城,决了成佛法。

        369、我顾及什么,执著什么,放不下什么,反过来什么就系缚我、障碍我、逼迫我,成为我的生死处、罪业处、痛苦处,令我迷闷,如同瞽者,不识其途,无路可走。以是之故,我什么都不能顾及,什么都不能执著,什么都要放下,则所向皆坦途也。由是我就会趣向光明,趣向解脱,趣向安乐,无有穷尽。此佛子所以自度,又能以同体大悲,转而化他,令众生亦如是,是佛子所以度他也。佛子能自度度他,是菩萨道所以行也。

        370、佛说直心是道场。所谓直心,即质直之心也。纯一真实,而无虚妄,不参杂委曲与妄情。以委曲与妄情之心,皆非妙明真心之本体。是故无论委曲与妄情之心,如何幽隐善巧,亦不能充真心之用。比如纯米,不杂糠皮与糟粕。以糠皮与糟粕,非纯米之本体。是故无论对糠皮与糟粕怎样巧作,亦不能充纯米之用也。是知无论法说、喻说、因缘说,唯显一理,即一质直之心也,无有二致。是故,欲要端心正意,当如理作意,自可返妄归真也。

        371、对于世间的一切事物,我要尽行放舍。若住一法,即失本心,而成本末颠倒,由是下坠,将堕无底深坑,欲要自拔,亦无由出也。是故我要慎必当坚,善守心城,无令倾动,如同虚空,而安住挺立也。

        372、一色一声、一言一行,乃至一念一想,皆是我堕畜生处,入饿鬼处,下地狱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漫天大火,由是而就。无穷灾难,无以制御。所以佛子为道,是不可以不防微杜渐,戒止于未然也。

        373、以无明风,动彼净心,起诸识浪,令心生灭。以是之故,不入佛智,而酿成无边之生死也。犹如大海,以海风吹来,起诸波澜。以是之故,不能入海得宝,而酿成无穷之灾难也。

        374、《大法炬陀罗尼经》云:“若人常说法,若人常来听,如是两种人,咸得无量福”。

        375、读了佛的大乘经典,使我悟明一心,通达实相,心开意解。尽十方世界,实在是没有哪一种事物,值得我去贪著、攀缘、妄想执著的。所以者何?以一切法本无故。无即不有,不有即空义。所以我怎么能把客观上根本就不存在的一切事物,拿起来再放下呢?那不是痴心妄想吗?佛子由是得解脱,不复牵挂障碍,纠缠不清也。

        376、一切时处,于自心性,不纵不抑,有事无事,一种平怀,所谓祥和无过于此。

        377、随顺圣教,无我我所,依此而行,即入佛慧。

        378、祖师云:“学道人若欲得知要诀,但莫于心上著一物”。

        379、有人寓言于八哥问达摩:“西来意,西来意,快快教我出笼计”。达摩曰:“出笼计,出笼计,两腿伸直,两眼闭”。

        380、赞弥勒偈曰:“了法一如,放怀自在,胸无点物,笑口常开”。

        381、经云:“住于念佛,心印不坏”。

        382、是非不必争人我,彼此何须论短长。

        383、事不随心,还有习气没化;人不对事,还有因果未了。

        384、逆来顺受化习气;非来正对了前因。

        385、《大智度论》云:“以观种种别异法,故多生著心。若观诸法一相,若无常、苦、空等,是时烦恼不生,著心少故。是故多用是一,于实义中,一亦不用。若著一,即复是患。复次别异无故,一亦不可得,相待法故。但以不著心,不取一相,故说无咎,一不实故,菩萨不得即是佛”。

        386、心生便是罪生时。

        387、《大宝积经》云:“若能于心得自在,则于诸法得自在”。

        388、《菩提行经》云:“若能降一心,一切自降伏”。

        389、于一法界外,若再立一法,或另起知见,乃至别作解会者,皆是病目见空华,背佛而向魔也。若能于此悟则无咎,若执迷不悟,而死心塌地者,正如儒家所谓,是自作孽,不可救也,可不慎欤!

        390、见这见那,敌对难下。不这不那,放怀无差。

        391、即今歇去便歇去,若觅了时无了时。

        392、达法源底,无动念处,悟心即佛,寸丝不挂。

        393、分别无好事,亦如伤口未愈合,又被碰撞,所以还是麻烦事。

        394、众生对我再好,也不能有满意心。对我再不好,也不能有不满意心。所以者何?以好与不好,满意与不满意,皆是妄心用事。我今修道就是要清除这些生死垃圾,以平息心地,故如是也。

        395、《胜天般若经》云:“若能伏心,则伏众法”。

        396、要发好心,说好话,做好事。

        397、要远离身见、边见、邪见、见取见、戒取见、贪、嗔、痴、慢、疑等生死狂性,心念要正常,说话要正常,作事要正常。所谓要如理作意,如理言说,如理造作者是也。

        398、祖师云:“才有是非,纷然失心”。

        399、生一念即是破坏清净心;起一知见即是无明之本;取一相即是生死过咎。

        400、生心是一举两失:一是酝酿成无边的生死。二是把本来佛遗失掉;不生心是一举两得:一是无边的生死云消雾散。二是究竟得作佛。

        401、佛说:“心是恶源”,又说:“举心动念,无不是业,无不是罪”,还说:“慎勿信汝意,汝意不可信”。据此可知,此心甚为可畏,较之毒蛇、怨贼尤甚。过去在迷,认贼为子,一向生心,招惹很多麻烦。所以从今以后,要将此心歇去、休去、灭去。

        402、修学佛法,一要防止偏激;二矫枉不要过正;三慎勿顺情逆理;四要正念观察,不要局执。

        403、疑心生暗解,错乱而自惑。驱使役我心,疲惫几闷绝。热恼常相随,衰变不自在。如是数十年,常为贼所害。愚痴与暗昧,无慧以自解。今达法源底,牢关始透过。打破累身索,不复为所系。逍遥于法外,挺胸堂堂立。常游毕竟空,解脱常自在。

        404、修道人若一念不生,即同金刚。犹如虚空,无能捉持、摧毁、打破,乃至奈何者,所以者何?以无一物故。修道人若能常作如是学,是魔军不能加,心印保不坏。

        405、凡是令我生起善恶、逆顺、罪福、苦乐、佛生等知见与贪爱、嗔恨、愚痴、憍慢、疑惑等妄情,乃至一念心者,皆是魔之使作。若非心魔,即是外魔。是故我当法镜高悬,当下照破,觉悟无惑,切莫随顺。若不如此,魔就会从这里打开缺口,乘虚而入,广行杀戮,其危害将无穷尽也。

        406、一要深达实相,知一切法空,无有挂碍。二要一心念佛,确保不退,直达宝所。三要慈悲众生,普皆利益,共成佛道。这是进趣无上觉道的三个法宝,如鼎之三足,缺一不可。若能依之修行,即可直达宝所。于其中间,始终地位,一不堕邪见,二不入歧途,三不遭委曲。

        407、宁受地狱苦,不离于如来。常侍在佛前,礼拜与赞叹。

        408、要规矩、本分、老实、仁义。要温和、善良、恭敬、谦让。

        409、象要求别人那样要求自己。象原谅自己那样原谅别人。

        410、要随顺法性,无缚无脱。不摄不散,任心自在。

        411、不贪爱,不嗔恨,不愚痴,不憍慢,不疑惑,不忧愁,不恐惧,不狂妄,不欺诈,不诉讼。

        412、要慈悲喜舍,拔苦兴乐。

        413、圆觉妙心,体是清净本然,离一切相,不仅离世间相、出世间相,而且也没有自相可得。若能这样正念观察,即可照见尽十方世界实在是没有哪一种事物,值得我们再去贪著、攀缘、妄想执著的了,如是即可荡涤一切虚妄之相,遣除一切妄想执著,令心无诤,当下得解脱也。

        414、恐畏之生,生于不足。今无不足,故无所畏。

        415、无得无分别,为所作已办相。

        416、无心于伏物,而物无不伏。

        417、唐无业国师告弟子惠愔等曰:“汝等见闻觉知之性,与太虚同寿,不生不灭。一切境界,本自空寂,无一法可得。迷者不了,即为境惑。一为境惑,流转不穷。汝等当知:心性本自有之,非因造作,犹如金刚不可破坏。一切诸法,如影如响,无有实者。经云:唯此一事实,余二则非真,常了一切空,无一物当情。是诸佛用心处,汝等勤而行之”。言讫,跏趺而逝。

        418、若能悟得自心是佛,本自圆成,与三世诸佛所证无欠无缺。对此理深信不疑,从今以后,唯此一事,以决定心保持任可,再不顾及其他,即可长养圣胎,解脱残质。佛的慧日即能透出暗昧,举体而现。如同日光出离云翳,普照天下,一片光明,沐浴万物,皆得生长也。

        419、庞蕴居士云:“但愿空诸所有,慎勿实诸所无,好住,世间皆如影响”。言讫,枕于公膝而化。

        420、金随工匠之缘,能现众器之相,若染缸、净瓶等。众器之相虽殊,乃一金所成,是器器皆金也。若解其中意,山河及大地,皆见法王身。

        421、不论于哪一法,若生起一念,则神识溃乱,业火上烧,意急头汗,不知所措。是心乱一切乱,后果不堪想,无法收拾也。

        422、若生起一念,即破坏清净心。清净心被破坏,势必漏落三界,乃至下堕三途。

        423、现在若不能心安实相,通达无碍,业习潜匿藏识,亦如家贼不除,终成祸患,是无穷尽也。

        424、远离他妻,不犯女人。

        425、一心念阿弥陀佛,即转迷心成悟心;转恶心成善心;转染心成净心;转曲心成直心;转逆心成顺心;转邪心成正心;转痴心成智心;转罪心成福心;转苦心成乐心;转坏心成好心;转妄心成真心,乃至转魔心成佛心。有如是大利益,实是不可思议,是故当他事切莫想,弥陀慎勿忘。

        426、经云:“识心达本,解无为法,名曰沙门”。了达心外无法名识心,故外不著法求;了达心性不实名达本,故内不著心求。如是外不著法求,内不著心求,是一切无所求。一切无所求,是故得清净。清净即无为,是为沙门义。是知出家人乃无事僧、闲道人、清凉汉。不问世间与出世间,生死与涅槃,乃至色身与浊命。唯将心歇去、休去、灭去,莫回头去,正如大德所谓冷湫湫地去,古庙寒灰去,方是出头露日处。

        427、若见一法生,则是头上安头。若见一法灭,则是自断其首。所以者何?以法本无有,岂有法生?法尚不生,岂有法灭?是故若见有法生,见有法灭,二见皆堕,活路何在?

        428、幻生亦非生,幻灭亦非灭。生死涅槃义,一性更无殊。要知奥妙处,深彻法源底,是为露头处。

        429、禅德曰:“直须心心不触物,步步无处所。常无间断,始得相应,直须努力,莫闲过日”。

        430、禅德曰:“学者恒沙无一悟,过在寻他舌头路。欲得忘形泯踪迹,努力殷勤空里步。出家人心不附物,是真修行,劳生惜死,哀悲何益”?

        431、无住无所依,无累心寂然,本性如虚空,是名无上道。

        432、《阿含经》云:“莫见长,莫见短”。

        433、弥勒菩萨说:分别是识,不分别是智。以识染,以智净。染有生死,净无诸佛。

        434、分别什么都是恶,分别善恶亦是恶。但不分别,无有恶。分别即染污。染污即不净。不净即垢故。

        435、首楞严者,梵语首楞严,此云一切事究竟坚固,乃大定之总名。谓性定,即自性本具之定也。又名圆定,即圆满大定也。又名妙定,即不可思议之定也。谓不但独取一心不动,乃统摄一切万法悉皆不动不摇,为一大定之体,故名首楞严,即一切事究竟坚固。

        436、《楞严经》云:汝但不随分别世间、业果、众生三种相续,三缘断故,三因不生,则汝心中,演若达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胜净明心,本周法界,不从人得,何籍劬劳,肯綮修证。

        437、《华严经》疏云:唯心所现。谓世间出世间,一切诸法唯是真心所现,然法唯心现,全法是心,心即圆融,法亦无碍。经云:知一切法即自心性是也。

        438、有人说言:达摩西来一字无,全凭心上用功夫。若在纸上寻佛法,笔尖蘸干洞庭湖。

        439、有人问大德,三界牢笼甚为难出,云何出得?曰:大死一场,云何是大死一场?曰:将心死去。云何是将心死去?曰:但不随分别。经云:“佛说一切法,为治一切心,若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是故,我佛释迦已率先给我们做了示范,并于《阿含经》云:“我与心斗,其劫无数,今得成佛,独步三界”。治乱曰修,不停曰行,故名修行。是故我要象大觉世尊那样,当以佛法不停地治理心上的生死惑乱,以期从必然到达自由,愿法界众生皆如是,故为斯文。



        净 土 篇


        南无阿弥陀佛

        为了提携法界众生出离苦轮,我誓修净土法门,愿共诸众生,同生极乐国。深信净土,发愿往生。执持名号,一心不乱。假使热铁轮,在于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所发愿。

        学法沙门释成刚敬启

        一九九四年三月三日


        阿 弥 陀 佛 赞

        阿弥陀佛大慈父,

        慈悲喜舍悉普度。

        尽于未来无休息,

        接引众生生净土。

        ※※

        阿弥陀佛大医王,

        无上妙药施膏肓。

        咸令众生除恶病,

        皆获无量永安康。

        ※※

        阿弥陀佛大导师,

        无量光明照愚痴。

        引令众生离黑暗,

        得见慧日永不失。

        ※※

        阿弥陀佛大救星,

        降临火宅福众生。

        甘露法雨纷纷下,

        皆得清凉离烧薰。

        ※※

        阿弥陀佛大恩人,

        天高地厚又海深。

        虽竭脑髓为供养,

        不能酬佛一分亲。

        ※※

        念佛功德利益大,

        十方世界容不下。

        竭尽心行与语言,

        不能表达一刹那。

        ※※

        众生业深障又重,

        自趣觉道力难胜。

        弥陀慈父已预知,

        是故发愿代众行。

        难行法行累劫修,

        经历尘沙诸国土。

        满足无量佛功德,

        聚于一句阿弥陀。

        此乃摩尼如意宝,

        如来全部之家业。

        不待众生费神思,

        乃至疲劳于筋骨。

        由于慈父念子切,

        咸皆恩赐无吝惜。

        如同大富之长者,

        全部产业付子女。

        只要我等肯承当,

        弥陀功德全归我。

        未曾有事现在前,

        奇哉奇哉难思议。

        犹如优昙钵罗华,

        百千万劫难遭遇。

        若非弥陀大慈力,

        我等何幸有今日。

        无量光来无量寿,

        出世富贵永不休。

        思想起来心沸腾,

        唯恨不能报万一。

        雄心壮志何处是?

        投诚归命而已矣!

        学法沙门释成刚敬赞

        佛历二五四二年十一月二十七日

        一九九年一月十四日



        1.《大集经》云:“末法亿亿人修行,罕一得道,唯依念佛,得度生死”。以是之故,我释迦本师不舍大慈,无问自说,特开此净土法门,以拯救末劫,令法界众生,赖此以阶无上菩提,妙不可言。愿闻者共效之,切莫错过,而失极乐之利益也。

        2.阿弥陀佛即是佛说三藏十二部教典的核心之要,是佛说三藏十二部教典的实相法印,是佛说三藏十二部教典的最终归宿。

        3.阿弥陀佛是十方的大慈父,是法界众生的大导师,是苦难众生的大救星。

        4.大德有言:“一句弥陀超三界”。

        5.经云:“但念阿弥陀,即是深妙禅”。

        6.经云:“念一句阿弥陀佛,能灭八十亿劫生死重罪”。

        7.经云:“一称佛名,以是善根,入涅槃界,不可穷尽”。

        8.是知灭恶生善,脱罪出苦,一生决了,不受后有,乃至得成无上菩提,无甚于念阿弥陀佛,最为第一。

        9.你要想医治心上的生死大病吗?那么请你一心念阿弥陀佛。因为阿弥陀佛即是无上的法药,所谓阿伽陀药是也。

        10. 从了脱生死这一大事因缘来说,一念离开阿弥陀佛,即预示着灾难、六道三途,乃至无间就要现前,所以我们一念也不能离开阿弥陀佛。

        11. 我心即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即是我心,我心与阿弥陀佛不二,阿弥陀佛与我心一体。是故我当以心持佛,唯佛是念,非佛不念。

        12. 阿弥陀佛是世间出世间,第一最可信赖的安稳之处,故我们要把身心世界彻底放下,无所顾忌地安住其中,不动不摇,是名善念阿弥陀佛。

        13. 千念万念皆是生死苦轮,唯有阿弥陀佛这一念,才是极乐莲邦。

        14. 执持名号,一心不乱,即是对阿弥陀佛的最大孝顺,亦是最好的礼敬。

        15. 我要把阿弥陀佛请到我心中安住,让阿弥陀佛在我心中顶天立地,永远不倒,是名心善安住阿弥陀佛极乐世界。

        16. 我若不能乘阿弥陀佛之宏愿,执持名号,一心不乱,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得成无上觉道,乘愿再来,救度一切众生,得大安乐,出离苦难,我即是对佛的最大欺骗、对众生的最大犯罪、对自己的最大自杀。是故我从今已去,唯佛是念,非佛不念,宁可念佛一句死,不可忘佛一句生,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17. 身命可舍,阿弥陀佛不可不念。

        18. 千念万念皆是浊恶、染污、颠倒、障碍、迷闷之念,皆是六道、三途、地狱、生死、痛苦之念……。千念万念,唯有阿弥陀佛这一念是妙善、清净、通达、心开、意解之念,是为贤、作圣、成佛、解脱、极乐之念。是知千念万念,念哪一念都不行,千念万念,不念阿弥陀佛这一念不行。且人生无常,有今天没明天,生命在呼吸间,弥陀不向此刻念,更向何时念弥陀?呜呼!浊世不可久留,时间不待我也,恐后无日矣!故我当借有限之生命,念无量之弥陀,举念即弥陀,说话亦弥陀,做事亦弥陀,我即如是念,愿共诸众生,皆如是念弥陀。

        19. 我若一念离开阿弥陀佛,即是灾难,六道、三途、无间就会现前。且此五浊恶世皆是死路,唯有阿弥陀佛这一条活路,所以我一念也不能离开阿弥陀佛。我宁可死在一念阿弥陀佛上,也决不活在一念妄想上。我既已发愿,愿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我就要把阿弥陀佛念好,念得纯而不杂,念得净而不染,念得真而不虚,乃至念得一心不乱,妙契弥陀大愿,究竟往生。

        20. 我就是要在这些有事无事、善恶逆顺、苦乐罪福、生死存亡、错综复杂、千变万化的境界之中,把阿弥陀佛念好,念得一心,念得透亮。

        21. 这一句阿弥陀佛,能翻天、能覆地、能移山、能倒海、能摧毁三界六道、能建立极乐莲邦,乃至无上菩提因此而成就。其威力如斯,诚为不可思议,且百千万劫难遭遇,愿闻者切莫当面错过,而失极乐世界的大利益,诚为可惜。当奉佛语,自行化他,执持名号,一心不乱,赖此一句阿弥陀佛,皆得成就如来智慧德相。若能如是,方为不负我佛婆心之教。

        22. 譬如我们发心要到北京去,在这一念心的力量作用下,开始起行,一步、二步、三步,乃至百千万亿步,步步都趣向北京,待到步子走得圆满了,北京自然现前,所谓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者是也。我们发愿求生极乐世界也是如此,在这一念愿心的力量作用下,开始念阿弥陀佛,一句、二句、三句,乃至百千万亿句,待到阿弥陀佛念得圆满了,阿弥陀佛极乐世界自然现前,所谓执持名号,一心不乱者是也。综上所述,去北京或上极乐,虽然有世间与出世间之别,然所以皆得成就者,其理则一,咸贵在坚持,功在不舍也,愿闻者深思焉。

        23. 对于已发心求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的人来说,一念离开阿弥陀佛,尚且失大利益,诚为可惜,何况至今尚未得闻,或已得闻,当面错过者耶?更是可怜可悯。愿已发心者得成就,已得闻者莫错过,未得闻者速得闻。

        24. 旷劫舍身舍命,不如刹那念一句阿弥陀佛。

        25. 世间以金银、琉璃、珍珠、玛瑙等为宝,实皆出于顽石,终成瓦砾,而非真宝也。阿弥陀佛能出生极乐世界,安乐无量众生,令无量众生得大富贵,得大饶益,得大安乐,乃至毕竟得作佛,是知阿弥陀佛实乃无价之宝,可谓宝中之宝也。过去未闻,今已得之,所以我要象珍惜自己的生命一样,来珍惜阿弥陀佛。生命在,阿弥陀佛即在;生命不在,阿弥陀佛也在。是生命可舍,阿弥陀佛不可丢也。

        26. 自今已去,我要对阿弥陀佛大兴恭敬、礼拜、供养、赞叹、忆念,以示对阿弥陀佛他老人家的孝敬之意。

        27. 世间不舍,极乐不得。

        28. 心若离开阿弥陀佛,心即浊恶、染污、颠倒、障碍、迷闷。心若不离开阿弥陀佛,心即清净、解脱、自在、安稳、快乐。是知,心若离开阿弥陀佛,是极为遭殃。心若不离开阿弥陀佛,是最为吉祥,所以我心一念也不能离开阿弥陀佛。

        29. 文殊、普贤位居等觉,尚且发愿:愿我临欲命终时,尽除一切诸障碍,面见彼佛阿弥陀,即得往生安乐刹。唐张善和、张钟馗,皆以屠宰为业,临终念佛,尚得往生。是知,阿弥陀佛这一法,于佛说的三藏十二部教典之中,最为殊胜,是等觉菩萨不能超出其外,十恶五逆亦可预入其中。

        30. 佛说的三藏十二部教典虽皆殊胜,然而阿弥陀佛这一法又是殊胜当中的殊胜;佛说的三藏十二部教典虽皆奥妙,然而阿弥陀佛这一法又是奥妙当中的奥妙;佛说的三藏十二部教典虽皆无上,然而阿弥陀佛这一法又是无上当中的无上,所以者何?以阿弥陀佛即是众生本具的,三世诸佛所共证的本觉妙心,微妙难思议。是故愿与法界众生,共念阿弥陀佛,同参三德秘藏,共入毘卢性海。

        31. 世间出世间什么最好?什么最不好?曰:心不离开阿弥陀佛最好,心离开阿弥陀佛最不好。什么最善?什么最不善?曰:心不离开阿弥陀佛最善,心离开阿弥陀佛最不善。什么最乐?什么最不乐?曰:心不离开阿弥陀佛最乐,心离开阿弥陀佛最不乐。是知,心不离开阿弥陀佛,不好也是好,心离开阿弥陀佛,好也是不好;心不离开阿弥陀佛,不善也是善,心离开阿弥陀佛,善也是不善;心不离开阿弥陀佛,不乐也是乐,心离开阿弥陀佛,乐也是不乐。所以者何?以好、善与乐在阿弥陀佛,不好、不善与不乐在其他故也。

        32. 一句话,心离开阿弥陀佛没有好事。

        33. 成就净土法门的关键在于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什么情况下,只念阿弥陀佛这一法,其他什么也不念。若因习气或事缘起了一念,应立刻觉知,马上把念收摄回来,继续念阿弥陀佛。若能这样坚持日久,念佛自然得一心。

        34. 我深信极乐世界是乐,要如同我深信娑婆世界是苦一样,无有异也。我切愿往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要如同我切愿出离娑婆世界一样,无有异也。我一心执持阿弥陀佛圣号,刹那无间,亦要与我心脏跳动时刻不停一样,无有异也。

        35. 除了阿弥陀佛,其他一切皆生死边事,不可念也。

        36. 宁受地狱苦,不离阿弥陀。

        37. 但念阿弥陀佛一法足矣。

        38. 十方世界,我只知阿弥陀。除了阿弥陀,一切皆不识。

        39. 出家在家人,生死缘中转。生死缘不死,弥陀缘不活。

        40. 于一切时中,不离阿弥陀,是为最亲切,更不用其他。若离阿弥陀,万般皆无用,徒劳无有益。

        41. 我一心念阿弥陀佛,就是为了彻底、全部、干净地对治、降伏、消灭我千千万万的生死之念,所以千千万万的生死之念,哪一念都不能动摇、侵犯、占领我念阿弥陀佛这一念。假使热铁轮,在于顶上旋,终不以此苦,退失所发愿。佛子如是执持名号,一心不乱,往生阿弥陀佛极乐世界。

        42. 我若一念离开阿弥陀佛,就如同覆我的这块天塌了,载我的这块地陷了,支撑我的这个擎天柱倒了,如是我的一切都完了,所以我一念也不能离开阿弥陀佛。

        43. 往昔我竞用这一念筑生死城了,今天我要反其道而行之,用这一念造极乐城。我每念一句阿弥陀佛,都是在为极乐城添砖加瓦,所以我要昼夜不停地念阿弥陀佛,加快工程进度,争取早日把极乐城建好,以便安乐法界众生,了却我佛长劫大愿。

        44. 从今已去,我就一件事,即看着我心,一念也别离开阿弥陀佛就行了。

        45. 令阿弥陀佛在我的心中,永远正念昭彰。



        自律文

        一、规矩本分,老实仁义,温和善良,恭敬谦让。

        二、不贪不嗔,不痴不慢,不疑不忧,不愁不惧。

        三、不得自私,不得狭隘,不得偏见,不得非理。

        四、不亲不怨,不隐不显,不卑不亢,不即不离。

        五、不急不缓,不违不顺,不难不易,不动不静。

        六、进止有节,威仪大方,智, 慧勇猛,潇洒解脱。

        七、纯真无妄,纯正无邪,纯直无曲,纯善无恶。

        八、不逼迫众生,不障碍众生,不困难众生,不危害众生。

        九、要觉悟众生,要普度众生,要利益众生,要安乐众生。

        十、慈悲喜舍,四无量心,普济一切,无有穷尽。

        十一、我之身心,与众有共,回施法界,共成佛道。

        十二、执持实相印,印证一切法,究竟得坚固,金刚而不坏。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十九日

        学法沙门释成刚


        普为法界有情回向偈

        愿以此功德  消除宿现业

        增长福慧寿  圆成胜善根

        所有刀兵劫  水火风灾难

        疾病与饥谨  悉皆尽灭除

        读诵受持人  辗转流通者

        现眷咸安乐  先亡获超升

        风雨常调顺  人民悉康宁

        国运永昌隆  世界普和平

        法界诸含识  同生极乐国


        (恭敬转录于《成刚法师网》)


        诚敬通自性 至诚感通 欢迎访问

        狮子吼净土专修网手机版

        轮回路险 无常迅速 老实念佛 莫换题目